发令枪打响!首批科创基金非常80小时:渠道沸腾了,怎么买?选哪只?关键信息10问10答都来了

本站讯理财通的主页面已经显示“预约科创板”的字眼,投资者可以在页面订阅“开售提醒”功能,一旦有科创基金上线就会通知到开启订阅的投资者。

  天天基金网也在平台主页面设置了“首批科创板基金”醒目推介,分别预告了华夏、汇添富、富国等6家科创基金的发售时间和产品特点,并提示“首批科创基金额度有限,若超额募集将采用末日比例配售,买入多只基金可增加获配比例”。

  除了这些主流平台外,部分没能入选首批科创基金渠道名单的第三方平台,则借助科创基金的势头,在平台悄然上线了科技创新主题基金和打新策略基金,借科创基金的东风“分一杯羹”。

  关注度溢价下

  科创基金有“爆款”潜质

  除了代销平台外,基金公司直销平台的力度也非常大。

  据汇添富基金昨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汇添富科技创新基金将于4月29日开始发售。为了优化广大投资者的投资理财体验,该公司决定,在基金发行期间对投资者通过公司网上直销系统“现金宝”或移动客户端“现金宝”App认购汇添富科技创新A类份额实施0.1折优惠费率。

  业内人士表示,在新基金发售时,往往基金直销平台给予的费率优惠较大。

  谈及科创基金的销售预期,华南某大型第三方销售公司人士表示,一方面,科创基金从申报到获批,从预热到发行,市场关注度较高,投资者门槛设定和投资者教育比较充分,会给产品带来关注度的“溢价”。

  另一方面,普通投资者参与科创板门槛较高,公募基金作为普惠金融和专业投资工具,大概率会受到投资者的追捧。

  这位人士说,“作为同质化较高的产品,首批科创基金的发行大概率是发行渠道的比拼,各家公司也高度重视,预热充分,科创基金有潜质成为吸引大量投资者参与、销售量较好的‘爆款’产品。”

  首批科创基金关键产品信息   首批科创基金10问10答

  1、 目前获批的科创基金投资范围如何?

  答:首批科创主题基金投资策略分为主动选股及战略配售。采用战略配售投资策略需采用封闭式或定期开放式,并在基金法律文件中进行明确,目前仅工银瑞信科技创新3年封闭运作基金可参与科创板战略配售;包括南方科技创新混合基金在内的其他多采用普通开放式运作,将通过基金经理主动选股的方式,参与科创板股票投资。

  从股票仓位看,有的基金持股仓位设置为60%-95%、50%-95%,属于偏股混合基金的类型;有的基金仓位为0-95%,属于灵活配置型混合基金。

重庆燃气去年净利3.48亿同比下滑4% 董事长王颂秋年薪64万元

3月31日消息,(600917)近日发布2018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63.72亿元,同比增长11.51%;归属于上市公司的3.48亿元,同比下滑4.34%;基本每股收益为0.22元,同比下滑4.35%。

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重庆燃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39.3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85%;负债合计40.34亿元,较上年末下滑1.3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12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7.12%。

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总收入6,371,596,474.03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5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7,670,559.76元,较上年同期下滑4.34%;本期营业成本为5,583,393,461.23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36%。

报告期内,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582.5万元。董事长王颂秋年薪为63.92万元,董事、总经理王继武年薪为62.94万元,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吴灿光年薪为51.07万元,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李金艳年薪为51.27万元。

挖贝网资料显示,重庆燃气主要从事城镇管道燃气供应与服务,提供燃气供应、城市管网建设、客户综合服务;CNG/LNG加气站运营及分布式能源供应,提供车船用LNG加气站、三联供等能源供应及客户服务。

中国大宗商品进口看似疲弱但实际或许还略有回暖

如果要寻找中国经济失去动能的证据,大家不免会认为,乏善可陈的经济成长以及第一季度疲弱的大宗商品进口就很说明问题。

海关第一季度数据显示,仅原油进口量取得明显增长,铜进口好坏不一,而铁矿石和煤炭进口更是出现下滑。这似乎证实了,中国在与美国大打贸易战和关税战之际,经济成长的确是放缓了。

然而魔鬼一如既往地藏在细节当中,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进口国,乍一看似乎一蹶不振,但实际情况或许并非那幺脆弱不堪。

3月铁矿石较2月增长4%,达到8,642万吨,如果将巴西溃坝事故和西澳飓风灾害考虑进去,这样的成绩看上去也并不很差。

但是整个第一季,铁矿石进口量为2.608亿吨,较上年同期减少3.5%。更糟糕的是,巴西矿场关闭和西澳州出口天数减少的真正影响,可能只会在4月的进口数据中才能感受到。

到目前为止,巴西淡水河谷似乎能够通过消耗库存铁矿石,以大致相同的速度继续出口,但这种情况能维持多久仍是个问题。

热带气旋维罗妮卡(Veronica)在3月底袭击了西澳州最大的铁矿石开采区,这意味着损失掉的船货只会在4月甚至或5月才能出口。

3月煤炭进口看起来也比较强劲,较2月的1,760万吨大增33.1%至2,350万吨。

不过就像铁矿石那样,煤炭第一季数据亦疲弱,进口较上年同期减少1.8%至7,463万吨。但铁矿石和煤炭数据的背后有一些特殊因素。

意料之外的抑制因素

就铁矿石来说,很可能是中国钢厂和贸易商实际能拿到的数量,少于他们想要的,从第一季期间铁矿石现货价大涨现象可以看出来。

根据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的数据,含铁62%的铁矿石自去年底以来价格跳涨了32%,截止4月12日报每吨96.15美元,为近五年来最高。

价格走势表明,中国第一季铁矿石进口减少主要是供给匮乏,而非需求疲弱。

对煤炭来说,问题不是供给,更多是缘于中国遏制需求,据信中国海关当局企图遏制进口煤炭增长,以便国内煤炭价格维持在够高水位,确保矿商仍能盈利。

对煤炭进口的人为设限已经导致最近几个月煤炭进口量剧烈波动,比如,12月进口疲软,1月进口强劲,然后又是2月疲软和3月强劲。

由于煤炭进口看起来并非由市场基本面驱动,因此在反映中国经济状况方面很难赋予其太多意义。

中国的铜矿石和铜精矿进口增长强劲,但未锻造铜进口出现下滑。

传统来看,市场更看重未锻造铜进口数据。因此第一季未锻造铜进口较2018年同期下滑4.3%至118万吨的数据,并不能让观察人士对于中国庞大制造业的状况抱有信心。

不过,铜矿石和铜精矿进口跳增20%,达到559万吨,也的确意味着中国的整体铜进口增长,只是采购形式变为需要在国内进行选矿而已。

原油的进口毫无疑问非常强劲,第一季度增加8.2%至1.2117亿吨,相当于约983万桶/日。

这比去年同期增加约74.0万桶/日,中国也因此成为原油需求增长的主要中心。

但有一些地方仍然值得警惕,首先增加的进口有多少流向了战略或商业石油储备,特别是去年底和今年初油价仍处于相对低档,可能鼓励炼油厂囤积库存。

其次是额外增加的原油进口一部分作为油品又转为出口,海关数据显示第一季油品出口约为146万桶/日,较去年同期增加约19.0万桶/日。

但就算把这些问题都考虑进去,原油进口仍是反映中国商品需求是否具备韧性的最佳指标,尽管称之为强劲还是有些勉强。

相关热词搜索:基金投资者

首页++港股美股 >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