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银行债券承销未尽职履责 债券违约谁担责

  业内:未做好尽调和信披工作应承担相应责任

  日前,中信银行作为江苏宏图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债务融资工具的主承销商,在后续管理工作中存在违反银行间市场自律管理规则,被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做出自律处分。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此前中信银行作为债券主承销商曾多次被处分。综合来看,中信银行受处分的事由主要是:未及时组织召开持有人会议;信息披露督导、募集资金监测等后续管理工作中未充分尽职履责;在尽职调查中未充分了解企业对外担保情况,亦未辅导企业在募集说明书中披露上述情况等。记者就上述处罚事由及债券承销业务开展情况向中信银行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今年以来,资金面宽松体现在企业发行债券的资金成本有所降低。不过,据某银行人士反映,受2018年持续至今的债券违约事件影响,银行在前期挑选项目更加谨慎;而债券违约事件发生后,一些资质较好的发行主体退出融资市场,即符合要求的发行主体更少了。

  主承销商未尽责

  4月15日,交易商协会官网披露对中信银行的自律处分,其中提到“已与‘15宏图MTN001’全部投资人就延期兑付方案达成一致”的表述与实际情况不符,中信银行作为“15宏图MTN001”的主承销商,在知悉上述不真实内容的情况下,未督导发行人就不真实内容予以纠正,对发行人的督导职责履行不到位;中信银行于2018年12月6日召集召开了“18宏图高科SCP002”持有人会议,相关召集公告披露不及时,持有人会议议案披露不完整;2018年9月和11月,宏图高科主体评级下调事项触发了“18宏图高科SCP002”投资者保护的事先约束条款,中信银行作为召集人未及时召开持有人会议。

  公开资料显示,宏图高科发行的2只债券出现逾期,分别是“18宏图高科SCP002”和“15宏图MTN001”,且中信银行均参与债券承销。其中,“15宏图MTN001”已于2018年11月25日到期,逾期本金7亿元,中信银行担任主承销商;“18宏图高科SCP002”已于2018年12月7日到期,逾期本金为6亿元,中建投证券、中信银行担任主承销商。

  记者梳理交易商协会公布的自律处分发现,我国信用债市场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的问题较多,不少银行作为债券主承销商也存在未尽职履责的情况,例如银行对债券的信息披露不规范,尽职调查工作不够充分,相关工作底稿信息不完备,未监督募集资金的用途,未及时对发行人重大资产重组、对外投资等重大事项及时召集持有人会议等。

  2018年交易商协会发布《关于切实加强债务融资工具存续期风险管理工作的通知》,对主承销商开展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存续期风险管理相关要求进一步细化,包括设立专职专岗进行风险监测,对存续企业按照四类划分设立重点关注池,定期报告监测结果,若存在影响即将到期的债务融资工具本息偿付的重大事件,主承销商应制定并立即启用应急预案等。

  “一般来讲,银行承销的债券发生违约后,银行通常会采取以下措施:一是督导发行人履行还本付息义务,加强与股东方、业务主管部门的沟通汇报,积极探索资产处置、战略重组、欠款催收等资金筹措方式,尽快明确已违约、即将到期的债务融资工具的兑付方案,切实保障债务融资工具持有人的合法权益;二是督导发行人及时披露违约及处置进展,并在违约后每月披露后续处置进展,包括不限于资产处置、债务逾期、诉讼等重大进展,保护投资人的知情权;三是尽快召集持有人会议,加强发行人与持有人沟通,落实投资人保护条款,维护投资人合法权益。”某银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尽调信披需承担相应责任

  银行间市场作为相对成熟的债券市场,债券交易相对灵活,银行、金融机构参与较多。对于发行企业而言,在银行间市场发债融资成本相对更低,流动性也较好。对银行而言,债券承销业务能带来中间业务收入,综合回报率较高。“债券承销费最少是千分之一,一般是千分之三;发债主体资质较好,总的来说,银行做债券承销业务的积极性较高。”某股份行投行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从部分业内人士了解到,其所在银行开展承销业务出现收缩。“今年我们债券承销做的少了,主要是企业经营情况不太好,债券难发行。”上述受访投行人士坦言,“2018年债券违约事件的集中爆发,一方面使得银行避险情绪提高,选择项目更加谨慎;另一方面,企业一旦违约后,将很难再在市场上获得融资,这意味着资质好的企业更少了。”

  该受访人士同时谈到,今年以来资金面较为宽松,资金成本有所降低。“不过,目前银行间市场发债的主体主要是政府平台公司、城投、国企、央企等,这类企业融资渠道较多;但是资质不那幺好的民营企业,很难在银行间市场融到资。”

  据Wind显示,截至4月16日,2019年以来共有52只债券发生违约,债券违约总余额达337.04亿元。那幺,频繁发生的债券违约是否影响银行的承销业务开展?

  某城商行投行部人士认为:“如果因为主承销商银行在尽职调查工作不到位,前期没有发现发行人的一些问题、或者帮助企业造假隐瞒,或者存续期内没有做好信息披露工作,那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银行充分履行主承销商相关责任,那幺债券违约对银行而言只是声誉风险而已。”

  “只要承销不包销,风险敞口很小。” 某大行金融同业部负责人向记者分析,“但这一点在实际操作中很难做到。银行在承销债券时通常是余额包销,也就是说,到销售截止日,未售出的债券由承销商负责,所以通常情况是,银行作为主承销商也会持一部分券,在总量上有限制。”

建业地产为什么决定走出河南

  

  

  中房报记者 苗野丨北京报道

  固守河南多年的建业地产最终还是决定走出河南。

  3月底,香港,在建业地产2018年度业绩会上,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首次松口表示,“将会有条件地走出河南”。有条件分别是指“半径要求、轻资产模式与中原文化小镇的产品形态。”

  实际上,2018年12月28日,建业地产和河北省邢台市的一个企业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合作开发邢台市的一个小镇。在建业地产内部,2018年12月28日是建业地产走出河南的一个时间标志。

  固守河南,一直是建业所坚守的,2002年开始,建业正式实施固守河南战略。其间,内部也有反对声音,包括错失了发展时机。后来,这种声音慢慢淡化。

  2017年,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还曾就这一问题再次问到胡葆森,他表示,我认为企业的规模较大固然重要,但论一个企业对于区域的贡献与价值未必是规模越大贡献得越多,这是企业价值追求决定的。

  “当然,从生存角度来看,规模也很重要,对于企业的发展来说生存还是第一要务,但我对我们的发展有双重标准,一是发展企业,二是成为中原区域和社会全面进步的推动者,报效家乡。这就是企业担当,我们走了一条更苦更难的道路。”胡葆森彼时表示。

  为什幺坚守了多年的战略此时出现了调整?综合多种因素来看,很多时候都是市场所致。“一家品牌开发商做到百亿级别以上,必须要走出去,走向全国寻找更大的市场空间,因为原有的市场不足以支撑企业的进一步增长。”北京某房企高管表示。

  从市场规模来看,尽管到2018年12月31日,建业地产已进入河南省18个地级城市和77个县级城市,开发项目累计交付面积约3006万平方米,拥有在建项目共123个,在建总建筑面积约2448万平方米,土地储备建筑面积约4515万平方米,但它在河南市场上的占有量及行业地位都受到了挑战。

  在外,碧桂园、万科、融创等大型房企不断涌入河南,生存空间遭到挤占。在这个过程中,建业最大的风险就是面对大型房企入驻河南省内,市场竞争激烈自然让建业品牌竞争力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而且建业地产多年来的产品缺乏创新,就靠几个固有的户型打仗,很难与一线房企抗争。

  在内,本土房企也再狂追猛赶,正商地产、康桥地产、升龙集团等河南房企一度赶超建业地产。“豫系地产老大”地位早已远去。

  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实际上早在2009年起,建业地产就失去了郑州市场老大地位,正商地产和升龙集团轮流排名首位,2017年建业地产在河南市场占有率仅为4.3%。为了开拓市场,建业地产开始下沉到河南众多三四线城市及县城。虽说2018年建业在河南省市场占有率提到了9%,但它的战略重心已偏离郑州。根据郑州克而瑞的统计显示,建业地产在郑州的权益销售额排名从2016年的第2名下降到了2018年的第4名。

  再从财报数据来看,2018年全年,建业地产实现收益约147.83亿元,较上年增加约6.5%;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约为11.54亿元,较上年增加约42.3%;毛利为50.91亿元,毛利率为34.4%;全年录得合同销售金额723.66亿元,同比增长约为97.2%。尽管业绩数据有所上涨,但如果将时间线拉长,建业地产本次展示的业绩实际还处于低谷爬坡阶段。以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应占溢利为例,2018年度的11.54亿元虽然较2017年8.11亿元有适度增长,但这一指标早在2014年、2015年就达到了,上述两年分别是8.83亿元和8.01亿元,只有2016年较低为4.03亿元。

  因市场规模有限,这样的成绩已实属不易。

  另外,河南省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的不断回落也是另一个迫使建业地产不得不走出河南的原因。《河南经济蓝皮书》透露,2018年河南省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当年,河南省房地产开发投资为7015.47亿元,同比下降1.1%,较2017年回落15.8个百分点。

  市场规模有限的情况下,河南建业的固守较为艰难。一位接近建业地产的郑州人士也表示,胡葆森曾多次在公司内部会议中表示,非常遗憾没有及早走出河南。

  如今,这条更苦更难的路有了转变。

  “建业地产宣布将走出河南,但在目前全国一二线城市的竞争形势基本稳定的情况下,建业如何在其他区域争夺市场有待观察。整体上建业地产净负债率继续降低,负债结构控制较好,可以考虑加大杠杆促进企业扩张。”克而瑞研究中心房玲表示。

  责任编辑:马琳 刘凯

  审读:戴士潮

  中国房地产报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努比亚的技能树点歪了

MWC 2019 上,柔性屏是绝对的主角,华为、三星的柔性屏新机被摆在玻璃展台中,被媒体们的长枪短跑对准,享受艺术品般的待遇。而努比亚也在 MWC 期间发布了一款柔性屏幕的设备,不过和上面两家稍有不同,努比亚发布的不是手机,而是柔性可穿戴设备努比亚 α。

今天,努比亚在北京举办发布会,把这款设备带回了国内市场。

官方将努比亚 α 定义为新物种“腕机”——可以穿戴的手机,其最核心的元器件就是这块柔性 OLED 屏幕,来自国产柔性屏厂商维信诺,对角线尺寸达到了 4.01 寸,分辨率为 960*192,PPI 达到了 244,把它当手机来看,这样的规格肯定是不够看的,但如果以可穿戴设备来比较,就又算得上“巨屏”了。

努比亚 CEO 倪飞提到了巴展上的“玻璃罩”调侃友商,他自豪地表示努比亚 α 不用放在玻璃里,是完全可量产的设备。据倪飞介绍,这块特殊的屏幕由 11 层结构组合而成,解决了折叠屏幕褶皱和脱胶的问题,可以自由弯折,表面材料也选择了玻璃,而不是塑料,同时具备 IP68 防水等级。

当然,这样比较多少是不公平的,努比亚 α 的屏幕更小,且无需 180% 折叠,工艺难度相比较华为、三星要低。

那幺,既然努比亚 α 不是传统的智能手表,作为消费者关心的是,它到底能用来做什幺?

努比亚 α 的处理器为高通 Wear 2100,这是一款高通于两年前发布的、专门针对可穿戴设备的移动 SOC,28nm 工艺,CPU 采用 ARM Cortex-A7 架构,而续航方面,倪飞介绍称 500 mAh 的电池再正常模式下能提供 1~2 天的续航,极限省电模式可坚持一周,而充电时间为半小时。

应用方面,努比亚 α 还不能像智能手机那样,自由地从应用商店下载游戏、App,不过可穿戴设备主流的功能基本上都支持,有了更大的屏幕,也能实现更多的功能。比如努比亚 α 装有定制版的微信,支持视频通话、群聊、表情包、收红包等等。

动辄“拍银河”的努比亚,也给这样一款设备装上了摄像头—努比亚 α 配备了一颗 500 万像素、82° 广角的镜头,通过弯折屏幕可以实现前置和后置的“切换”,当然,别对它的成像质量有太高的期待,这样一个设备里,也塞不进太大的感光元件。

今天的发布会是一场“三方发布会”,除了努比亚和高通以外,提供射频支持的是中国联通(600050),努比亚 α 这样的设备,当然需要 eSim 的支持,而中国联通在这方面最为激进,联通的高管也到场站台。eSim “一号多终端”的特性,很适合努比亚 α 这类设备,运动、出门购物等场景下,用户可以选择不带智能手机出门,仅凭可穿戴设备实现支付、听歌、记录运动信息等操作。

有了 eSim 当然也能实现独立的 4G 通话,倪飞介绍了一个小的 feature,努比亚 α 可以根据距离调低音量保护隐私,不过用图上这样的姿势打电话多少有点沙雕,还是老老实实用蓝牙耳机更靠谱。

性能、分辨率、适配等原因,决定努比亚 α 这样的设备暂时还无法胜任主力机的位置,更多的还是作为补充场景的设备,发布会现场努比亚也将其与 Apple Watch 进行了对比,并宣称:“作为新物种,各个方面已经完胜了 Apple Watch。”

完不完胜的开心就好,但 Apple Watch 确实是可以截屏的

努比亚总是会发布这些看起来很奇特的产品,原来是“拍银河”“无边框”,现在是“双屏”“腕机”,好在这款努比亚 α 不是 PPT 产品,4 月 10 日,也就是后天,努比亚 α 就会公开发售,价格方面,黑色标准版 3499 元,18K 镀金版本 4499 元。

不过,努比亚 α 看起来是什幺都能干,却也什幺都不精,可穿戴设备发展至今,基本上都明确了自己运动健康助力这样的一个身份,即便是 Apple Watch 也是如此,努比亚 α 的功能的确更丰富了,但也没到取代主力机的地步,而在运动、健康等方面,也没能比当下的智能手表体现出更多的专业性。

不差钱的可以买来体验体验,差钱的就当见证技术的发展了。

相关热词搜索:债券银行

首页++黄金外汇 >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