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升科技(603601.SH)2018年度净利润升39.79%至1.59亿元

4月11日丨再升科技(603601)(603601.SH)发布2018年度业绩快报,实现营业总收入10.82亿元,同比增长69.15%;利润总额1.82亿元,同比增长38.1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9亿元,同比增长39.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22亿元,同比增长34.67%;基本每股收益为0.2937元,不派息。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总资产22.8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了10.27%;归属于上市公司所有者权益13.2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了10.76%,主要系报告期内国内干净空气、高效节能市场需求旺盛,公司工艺技术创新和新增产能释放,公司营业收入大幅增加。

但同时受如下因素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摊薄了主营业务利润:1、公司将对苏州维艾普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的债权按账面原值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郭茂先生,基于谨慎性原则考虑,公司对苏州维艾普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的债权计提了相应减值损失;2、由于深圳中纺滤材科技有限公司未能完成业绩对赌,公司对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损失。

股市配资金融:首单无固定期限资本债获批 荐5股

板块上周走势回顾过去一周A股银行板块上涨1.92%,同期沪深300指数上涨2.37%,A股银行板块涨幅略跑输沪深300指数0.45个百分点。按中信一级行业分类标准,银行板块涨跌幅排名8/29。不考虑次新股,16家A股上市银行股价表现较好的建设银行、浦发银行(600000)和南京银行(601009),表现稍逊的是华夏银行(600015)、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次新股里表现较好的是贵阳银行、江苏银行和杭州银行。14家H股上市银行表现较好的是光大银行(601818)、招商银行、农业银行(601288)。


上周行业重要事件和上市公司重要公告行业:1月14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专门制定监测和考核农村商业银行经营定位和金融服务能力的指标体系。1月15日,央行公布12月金融和社融数据,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08万亿元,同比多增4995亿;新增社融1.59万亿,增速9.8%;M2增速8.1%,增速与上年同期持平,比上月末高0.1pct。1月17日,银保监会批准中国银行发行不超过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是我国商业银行获批发行的首单此类新的资本工具 配资平台大圣配资好 。据WIND,2018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发行净值型理财产品4481只,同比增278.78%,平均年化利率达3.78%。本周央行共进行12700亿元逆回购操作,因累计1100亿元逆回购到期,本周实现净投放11600亿元,创历史新高。


公司:宁波银行(002142):第一期金融债券已于2019年1月15日发行完毕,实际发行规模为60亿元人民币。平安银行(000001):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发行公告:本次发行260亿元可转债。民生银行(600016):公司获批公开发行不超过400亿元人民币二级资本债券。上海银行: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的议案。


流动性管理及市场数据跟踪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较上周上涨224BP至6.77,离岸人民币升水由上周的423BP下降至315BP。过去一周,央行共进行12700亿元逆回购操作,因累计有1100亿元逆回购到期,实现净投放11600亿元。银行间拆借利率走势分化,隔夜利率上升了47BP至2.24%,7天利率下跌了31BP至3.04%,14天利率下降4BP至2.52%。1年期国债收益率下降6BP至2.35%,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降1BP至3.10%。


理财市场——据WIND不完全统计,上周共计发行理财产品2381款,到期2995款,净到期614款。在新发行理财产品中,保本型理财产品占24.44%。互联网理财产品7日年化收益为3.05%,较上周下跌15BP。


司法介入电商“二选一”,促进公正竞争

来源:新京报 作者:

  一种说法

  随着电商年中促销的临近,电商平台强令商家“二选一”的口水战又重回到舆论场。

  “二选一”问题,也成了法律界热议的实务话题。5月25日下午,由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主办、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承办的第十八期“案例大讲坛”在国家法官学院上海分院举办。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胡云腾在讲坛上提到:某些电商主体利用自身优势地位,滥用市场优势力量,强迫商家进行“二选一”的案例,此类行为有违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理念,需要通过裁判予以规范,维护公平竞争的基本原则。

  与往年围绕“二选一”的众声喧哗不同——对业内的焦点问题,建规立制需充分博弈,争议其实有助于保障立法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也正因为网民的围观、专家的激辩、立法官员对民智的汲取,才有了目前的立法成果。

  最直接相关的如《电子商务法》第二十二条:电子商务经营者因其技术优势、用户数量、对相关行业的控制能力以及其他经营者对该电子商务经营者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等因素而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

  电商平台强令商家“二选一”,正是利用其行业控制力排除、限制竞争的常用手段。可以说,已于今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电子商务法》不回避电子商务中的焦点、难点,正面回应了社会关切,在反垄断的原则之下,以抽象的条文表述直接禁止了电商平台“二选一”。

  法律规范是多数人意志的体现,是司法裁判的主要依据。因此,围绕“二选一”之争,也从法律空白时的各方博弈,转向了有法可依时如何确保现行法能得到有效的实施。这正是胡云腾大法官所称“强迫商家进行‘二选一’的案例”……需要通过裁判予以规范最大的意义。

  法律的目的在于行为人可以根据确定性的行为结果,指导自己的行为。法律的意义不在惩罚,但法律责任是保障法律得以有效施行的关键。前年“双11”期间,媒体就曝出有品牌商被迫在阿里和京东中做出“二选一”。

  所谓市场经济,就是要通过充分竞争来提高资源分

配效率。强迫商家“二选一”,是一种强盗逻辑,是对互联网经济良好营商环境的严重破坏。

  虽然主流舆论站在反垄断这一边,但丝毫未改变商家的选择。由于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二选一”的商家是受到了谁的“威胁”,但争议却由此更趋向激烈。

  在缺乏具体法律规范的时代,电商“野蛮生长”或许是个绕不过去的坎。但现在不同了,《电子商务法》已然禁止了电商搞“二选一”,对垄断违法的责任体制也不缺位。

相关热词搜索:亿元同比增长

首页++投资学院 >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