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启豪:4.25黄金多头重整旗鼓,酝酿已久势破1280

  人生难免有曲折和失败,在困惑的时候别人的安慰虽然有时候也能起到一定的鼓励作用,但更多的是增加烦恼。另外,人生在胜利的时,在飞黄腾达的时候,往往会得意忘形,忘乎所以,从而失去了取得更大胜利的机遇,这时候别人的忠告会被当作耳边风,非但听不进去,反而会把别人的好心当作恶意。


  作为投资人,一定要让自己变得专业,只有对金融市场专业了,才能清楚的认识市场。



  启豪这边今天完美预测点位,也算是给信任启豪的朋友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启豪经常给大家说,要幺有自己的思路,要幺有独到的眼光,君之所以为君,一则是自身能力高于众人,二则为伯乐善用千里之马。交易做不好的人为数众多,做的好的人也比比皆是,启豪带盘这幺多年,盘中学员大都是有自己的工作节奏,闲来则跟两单,心情愉悦,账面增长,这才是投资的正确打开方式。



  马姐4.4号入金一万美金跟上启豪的操作,由于马姐之前的老师带她都是重仓操作,导致最后亏损了五万美金,这让他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看到重仓就害怕,启豪这边针对她的情况帮她设计了一份一万美金的轻仓操作方案,每天稳健1-3手操作,利滚利一直持续下去,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历了半个月的时间,成功幡到2W美金的仓位,利润就是如此简单。如果你也有跟马姐一样的情况,现在加到我还为时不晚,不管你的情况如何,不管你想要什幺类型的方案,从你加到我的那一刻起,你的资金注定会翻倍!



  这是4.1号跟上启豪的一位客户,跟上启豪操作之前,她跟很多投资者一样,也换过很多老师,但是没有一个兑现了收益的结果,这些老师无一不是虚有其表,导致损失惨重,前前后后在市场上亏损了将近16万美金的血汗钱,最后只拿着剩下的5万美金找到启豪,哭诉过往,她并不奢求回本,就只是想尝一尝赚钱的滋味。启豪能到感受到她的经历,终于答应帮她。开户入金之后,4.1号即开始跟着启豪操作,因为本月前一周的行情基本处于下跌状态,启豪把握了很多的空单利润,等到第二周整体都是偏震荡,行情幅度不大,利润有限,为了限度的把握到利润,启豪每天喊出的单子都在3单上下,比较频繁了,但是这位客户的执行力非常好,短短半月,资金就翻了一倍,也为此欢呼雀跃,让启豪颇感欣慰。



  启豪想说:如果你现在控制不住自己还在疯狂的不知方向的做单,请你停下来,不要拿自己的资金开玩笑!

首破百亿, 李宁很淡定


体育大生意第1749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文|陈曾义

体育大生意记者发自香港

3月22日,李宁在香港召开2018年业绩发布会,集团营收历史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达到105.11亿元人民币。从2010年的97亿到2018年的105亿,李宁用了8年时间终于迈过了百亿营收关口。尽管外界和媒体普遍将李宁营收突破百亿视为里程碑事件,但李宁官方对此并未做任何高调宣传,公司上上下下表现的也相当淡定,一切如常。

或许在李宁看来,尽管这一时刻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却不是高奏凯歌沾沾自喜的时候,毕竟面对“中国第一、亚洲第一、国际领先”的品牌目标,李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发布会现场李宁本人心情不错,在谈到把握年轻消费群体时还开起了玩笑。“年轻人追求个性冲动消费的欲望表较强,相比之下年龄大一些的群体消费会更加理智,当然买保健品(的消费欲望)除外。”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李宁今年首次明确提出了“单品牌、多品类、多渠道”的发展战略,意在李宁这一核心主品牌下进行多运动品类的经营,使旗下每个品类形成自己的生意平台。在李宁看来,未来李宁品牌旗下一些单一品类的规模有望达到百亿级,而它们将共同推动李宁达到全新高度。


时隔8年终破百亿大关,李宁未来三年还将迎来质变

“李宁营收在8年前就已经接近100亿,当时我们也很渴望再进一步。“回忆8年前与百元营收擦肩而过,李宁仍有一丝感叹。

曾几何时,突破百亿元营收被李宁视为莫大的荣耀,作为当时国产体育用品老大,李宁国内市场销售额在2009年首次实现对阿迪达斯的反超位居第二,为民族品牌挣了一口气,2010年营收进一步增长至97亿,距离创造另一让国人骄傲的纪录咫尺之遥,然而之后的李宁却一落千丈,从2011年开始公司出现大量库存积压,2012年度巨亏近20亿,2013年、2014年持续亏损,CEO张志勇因此黯然下课,李宁自顾不暇,首个百亿国产体育用品品牌桂冠在2015年被安踏摘得。

继任者金珍君肩负起冲破百亿营收的使命但也未能如愿,直到创始人李宁被迫回归出任执行主席兼代理行政总裁。李宁才终于回到正轨,一年止亏、两年盈利,四年后终于达到历史最佳。

不过当多年夙愿达成挺进百亿俱乐部时,如今的李宁却显得相当淡定。一方面,老对手安踏已经突破200亿元朝着千亿流水迈进。更重要的是,李宁知道这不是庆祝的时候。

李宁回归后公司的变化有目共睹。李宁品牌为大众重新认知,以零售为核心改革也大大提升了企业的经营效率。到2018年集团营收历史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达到105.11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上升18.4%。毛利由2017年的41.76亿元上升21.0%至50.53亿元人民币。净利润达到7.15亿元,增长39%,集团整体毛利率提升一个百分点至48.1%。

整体来看2018年,公司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运营效率持续改善。与8年前的李宁相比,如今丢掉了国产体育用品品牌老大的位置,但涅槃重生之后的李宁显然在各个方面均得到提升和优化。


但李宁面临的挑战也有清楚的认识。“当然我们的挑战在于我们要怎么样在零售运营上能够符合行业的效率,做一个领先的公司。同时我们在每一个品类上如何去进入细分市场,去创造李宁牌的产品体验,创造李宁牌的价值,这个仍然是一个挑战。”不过他相信,李宁团队是有能力去攀登目标的高峰。

在李宁看来,与8年前的李宁品牌相比最大的变化在于品牌体验的不同。“过去李宁是泛泛的,大家不知道李宁做什么。但现在我们强化了品牌跟每个品类的结合,无论是做运动时尚、篮球还是跑步,这些产品和运营当中透出品牌的文化和品牌的体验,能让消费者感受到李宁的体验是什么。”

在经过2016年、2017年、2018年过去三年的改革后,李宁的经营状况有了明显好转,但李宁表示,公司真正的质变会在未来三年发生。“比如溢利率才6.8%,这不是我们理想的目标。“李宁说,”所以2019年、2020年、2021年将会是质的提升,产品质的提升,渠道、效益、零售运营质的提升,供应链质的提升。综合起来就是整个公司的提升。“


坚定单品牌多品类战略!单个品类规模有望达百亿

在2018年中财报会上,体育大生意曾提问李宁”中国李宁是否会成为集团的一个单独品类“,当时他本人回答的比较谨慎:“我们希望更多的与消费者互动和交流,形成认知和认可,做中国李宁首先是想然它成为我们一个收入来源,但是是不是能做成一个品类现在还没办法预期。”

不过,半年之后李宁已经有了答案。

今年首次明确提出了“单品牌、多品类、多渠道”的发展策略,并表示将在李宁这一核心主品牌下进行多运动品类的经营,使旗下每个品类形成自己的生意平台。也就是说,李宁将加大力度内部挖潜,让篮球、跑步、综训、中国李宁、李宁YOUNG等各个品类在各自所属的领域充分挖掘市场空间。


发布会现场的李宁产品展示

“过去在我们发展当中,我们在8年前就已经接近100亿,我们也很渴望往前迈进,其实那时候在这块我们确实缺少细分,我们也做了其他品牌。但后来发现由于我们自己的能力,作为一个品牌核心能力都没有成熟,你去分散复制做别的品牌更低效,失败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和分散了自己的资源和精力,让本来这个不是很强的团队拆的更散。”李宁坦言,曾经的多品牌之路走得并不顺畅。而李最终将单品牌、多品类、多渠道作为核心经营战略,更符合李宁长期的发展。

”因为李宁的运动基因和积累的研发、设计、创造,是有助于未来在李宁品牌上面发展,这个基础是非常难得的,这不是一天形成的,也有可能老天爷因为这个公司基因铸就的。“李宁告诉体育大生意,在单品牌上发力去经营主品牌是成功率最高的做法,过去这两三年不断提升的效益也证明了这样的策略是正确的。

不过对于旗下其他品牌,李宁则表示:”(这些品牌的发展)不会搁置,但是不会成为我们的重点。“

不过相比于多品牌战略,单品牌的劣势也显而易见,即无法通过不同的品牌定位覆盖更广阔的消费群体。对此李宁却十分坦然,“这个问题全世界都没法解决,但是也没必要解决。”他表示,“每个人只能做自己机会最大的那一部分。我们的定位就是群体最大的那部分中端客户。”

在这方面,李宁的多品类已经初具雏形。其中外界最为关注的中国李宁系列,去年已经正式开出首家中国李宁时尚店,店面主要布局在超大至二线城市的高端商圈,吸引年轻时尚的消费群体。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国李宁时尚店的总店数目达23家店铺,比如李宁深圳南山万象天地店和上海来福士店去年月均坪效均超过100万元。尽管李宁没有公布该品类在集团营收中的占比,但言语之间可以看出李宁对此寄予厚望:”运动时尚系列未来会成为更有盈利能力的品类。“


中国李宁形象店

此外,李宁YOUNG系列也在2018年实现规模增长,截至2018年12月31日,李宁YOUNG已覆盖30个省份,共有店铺793间,2017年这一数据为173间。

在他看来,未来李宁细分品类中较大的品类有机会达到百亿规模。“这个市场非常巨大,超过我们的想象。”李宁说到,“我们希望是融合技术加品牌,加上我们跟消费者沟通的过程,去构造我们的竞争力。”


踏过百亿门槛的李宁,离安踏还有多远

在发布会现场,创始人李宁提出“中国第一、亚洲第一、国际领先”品牌追求,这就不免让人联想到安踏。

作为两大国产运动品牌,人们习惯性将它们拿来作比较。李宁曾经是当之无愧的国产体育用品品牌老大,自1990年成立后长期占据领跑地位,2010年辉煌时期李宁营收一度达到97亿元,成为最接近百亿营收大关的中国体育运动品牌,但却最终因为行业环境和李宁自身的问题错失良机,进而被安踏超越,拱手让出了王座。

2018年李宁交出了历史最佳成绩单,营收终于突破百亿元大关,不过相比于老对手安踏集团惊人的241亿元营收,有人感叹李宁与领跑者的差距似乎越来越大。

应当指出的是,安踏惊艳的成绩单背后离不开其多品牌产略的巨大成功。在安踏集团2018年年报发布会上,FILA已经与安踏并称为“两大主品牌”,虽然目前不知道FILA在集团营收的占比,但根据其官方数据,到2018年12月11日FILA的年销售额已经突破百亿元,成为安踏集团旗下首个进入百亿元俱乐部的子品牌。正是因为从多品牌战略中大获甜头,安踏才350亿元豪购国际体育用品集团亚玛芬,加快多品牌发展之路。

但是如果将李宁品牌和安踏品牌单拎出来比较,两者的差距又有多大呢?

目前李宁旗下其他品牌收入不足1%,这样意味着李宁品牌的营收也达到百亿元规模左右。这是否也意味着,单拿李宁品牌和安踏品牌的比较,两者的并没有想象重那么大?毕竟在安踏241亿营收中,以FILA为代表的其他品牌已经占据相当重要的位置。

随着单品牌、多品类战略的提出,未来李宁势必集中精力聚焦李宁品牌建设,实现对安踏单品牌的超越完全有机会。多说一句,从品牌定价和消费人群定位等来看,与其他国产体育运动品牌相比,李宁有着更更强的溢价能力。

此外,李宁和丁世忠两位性格迥异的企业家在布局体育产业的战略打法也有很大的不同。后者聚焦打造世界级体育用品集团,李宁则提出了大平台战略,在近期接受《21世纪商业评论》采访时,李宁本人将另一家由其担任CEO的公司非凡中国定义为其发展体育产业的旗舰平台,李宁公司只是其中一个子集(非凡中国为李宁公司大股东)。换句话说,除了体育用品李宁正在谋求包括场馆运营,体育培训、体育经纪等在内的体育全产业链布局。


此次香港中环大厦35楼的会议室现场,以李宁二度登陆纽约时装周的大秀“行”为主题的海报成为此次发布会的背景,该海报的寓意为“道阻且长,行则将至。”这似乎十分契合刚刚迈过百亿营收大关的李宁,对于旨在成为中国第一、亚洲第一、国际领先运动品牌的李宁而言,这只是一个开始。

注:本文所用部分图片来自体育大生意

唯一一家亏损上市! 科创板首批受理的“和舰芯片”全面剖析

3月22日,首批9家科创板受理企业名单出炉,和舰芯片制造(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和舰芯片”)位列其中。

近年来,包括富士康工业在内的多家台湾公司在A股上市,但表现均欠佳。科创板的开放注册以来,市场期待有新生力量能打破这一魔咒。

申请科创板之前,和舰芯片于2018年中申请在上交所上市案,预计发行新股不超过4亿股,总金额不超过人民币25亿元。此次科技在科创板仍拟融资25亿元,在所有首批9家公司中金额最高。

作为晶圆代工企业,和舰芯片在2017年跻身中国集成电路制造十大企业榜单。这家母公司位于台湾的联华电子,在入驻苏州工业园后,享受了诸多政策和人才优惠,也在当地建立起整套晶圆代工生产生态。

但此次和舰芯片在科创板上市阵容中也包括联芯集成和联暻半导体两家联华电子的子公司。由于前期建厂等压力,厦门联芯连续三年亏损,这也严重影响了母公司的业绩。和舰芯片2018年度亏损额为26亿元,扣非后净亏损1.46亿,且连续三年均亏损。


近年来,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本土半导体产业升级,将带来的市场需求空间广阔,大陆资本市场能给和舰芯片提供更多资金,促进企业有效扩张晶圆厂产能。而晶圆作为制造半导体芯片的基本材料,其生产技术的优化和突破也越来越受到重视。

和舰芯片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坚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通过本次募集资金合理扩张 8 英寸晶圆制造产能,在现有12 英寸和8 英寸先进和特色制程基础上继续进行差异化工艺研发, 同时不断扩大 28nm 和 40nm 等先进制程的产能,提高产品线的丰富程度,实现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持续稳定增长。


和舰芯片上市有望加快联电公司与大陆半导体产业深度融合。此举不仅给中国大陆本土半导体厂商带来了更强的竞争挑战,也对中国整个芯片行业产生重大意义。

子公司亏损,前景迷雾

提到和舰芯片,也许鲜有人知晓。但和舰芯片在台湾的母公司——台湾芯片制造商联华电子公司(United Microelectronics Corporation,下简称“联华电子”),则是世界知名的芯片企业。

台湾是目前国际最大的晶圆产地,其中最为知名企业有台积电(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和台联电(联华电子)。

联华电子是台湾最早的半导体公司,也是美股上市公司,在全球市场占有率排名前三。

2018年8月20日,晶圆代工厂联华电子召开股东临时会,宣布通过子公司和舰芯片在申请上交所上市案,首次公开发行A股。

2001年成立的和舰芯片,据悉名称取自“郑和舰队下西洋”典故。自2003年第一座8英寸晶圆厂投产至今,和舰芯片一直稳步发展。此后和舰发生了多次重大事项变更。

2018年5月15日,和舰芯片新增投资人为富拉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由有限责任公司(外资)变成有限责任公司(中外合资),投资总额增加了88.14%,由38000万元变为约320501.4万元。

近年来,有多家台资背景企业在A股上市,尤其在2018年6月8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成功登陆A股之后。

目前台湾地区厂商在中国大陆上市的公司还有日月光旗下的环旭电子、亚翔旗下亚翔集成、华映的华映科技、楠梓电的沪电股份。而规划在A股上市的公司则有南侨、巨大机械、臻鼎及荣成等。

但是,包括富士康工业在内的台资企业在A股表现一般,富士康工业仅在4个交易日后就跌破发行价。

为了登陆A股,和舰芯片也做出了充足的准备,整合了厦门12寸晶圆厂联芯集成电路制造(厦门)有限公司、IC设计服务公司联暻半导体(山东)有限公司等,合力组成了一支强劲“舰队”。

然而,芯片制造属于典型的资金密集型行业,一条 28nm 工艺集成电路生产线的投资额约 50 亿美元,20nm 工艺生产线高达100亿美元。根据行业惯例,设备的折旧年限普遍较短,较高的投资金额和较短的设备折旧年限,导致芯片制造公司在投产初期普遍存在亏损情况。和舰芯片的子公司厦门联芯成立于2015年,至今前期固定资产折旧和无形资产摊销太大导致毛利率为负,且需计提存货减值和预计负债,这些导致了母公司整体亏损。

根据和舰芯片公布的科创板招股书显示,公司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4,390.50 万元, 7,128.79 万元、2,992.72 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 润分别为-15,579.52 万元、-296.22 万元、-14,644.63 万元,截止 2018 年末,公司 累计未分配利润为-92,672.44 万元。这意味着公司上市时尚未盈利及存在未弥补亏损。


从当前市场环境及A股行情来看,和舰芯片连续三年亏损,登陆A股前景存在不确定因素。在半年多的排队等待之后,和舰芯片选择在科创板寻找机会,但复杂的侨商背景和子公司亏损严重,无疑给和舰芯片登陆科创板也蒙上迷雾。

内地政策吸引

联华电子CFO刘启东在股东会上提到,申请A股上市,最主要的重点在于长期的发展。未来透过A股市场,可以使得联电有另一个筹资的管道,也有利于在台湾的扩建和资金运用。

根据联华电子公司在 2018 年第四季度财报,总营收下滑约10%。联华电子认为收入下降原因为加密货币需求的低迷,采矿的需求减少,从而减少了对采矿硬件的需求。

布局内地,对联华电子来说,一方面可以寻找更为廉价的代工环境,一方面也可以更接近内地的市场和人才。而上市之后,联华电子也可以获得内地的投资。

2018年上半年全球前五大晶圆代工厂,排名分为台积电、格罗方德、联华电子、三星与中芯国际,市场占有率(以营收计算)依次为56.1%、9.0%、8.9%、7.4%及5.9%。

对于联华电子来说,借助大陆市场资源,推动和舰芯片在上海证交所上市,扩充和舰与联芯的产能,发掘内地市场,提高市场竞争力,将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2009年,联华电子以2.85亿美元收购和舰芯片85%股权,;2016年,联华电子以现金每股1.1美元,收购和舰芯片的控股公司Best Elite International Limited剩余流通在外8.92%股权,此次收购完成后,联电将百分之百持有和舰。

和舰芯片当时选择落户于苏州工业园,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当地的优惠政策。

苏州工业园区由中国与新加坡政府合建共管,项目审批效率远高于同城其他地方。和舰芯片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尤朝生曾对媒体回忆,当年他是周三来从台湾出发,经第三地转机来到苏州时已是傍晚。在递件申请后,周五他准备回台前,就已经拿到营业执照。而从第一次到苏州考察,到和舰正式破土动工,也仅仅用了三个月时间,效率十分惊人。

尤朝生提到,晶圆代工厂对水电需求量高。运作受限水、限电一个像大,“但在苏州科技园,和舰自2003年投产到今天15年,从来,没有担心这些事情。”

而和舰芯片在进驻苏州工业园之后,也将已将上、下游产业引进苏州工业园区,形成了群聚效应,完成在中国大陆集成电路产业布局的第一步。

成立至今,和舰芯片也多次获得苏州市政府的嘉奖,如和舰芯片曾获得“2017年度苏州工业园区示范智能车间”,也被评为2018年苏州十大科技创新企业。

和舰芯片目前的产品包含原先苏州和舰以及厦门联芯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下简称“厦门联芯”)的40nm与28nm制成。厦门联芯由厦门市政府、联华电子和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三方共同出资组建而成。半导体行业观察提到,联华电子在2017年对厦门联芯在输出28nm晶圆技术后,很快厦门联芯便实现量产良率高达94%,这证明了联华电子28nm产品的稳定性。

联华电子依托内地市场解困

联华电子力主和舰芯片在华上市,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改善资金流,留住人才,缓解竞争压力。

联华电子联席总裁王石在接受台湾《财讯双周刊》采访时提到,联电到了不能不改变的时候。一个最明显的指标是,由于过去的过度投资,联电必须要维持产能利用率高达9成以上,才能够赚钱,我们的EP是用力拧毛巾挤出来的。王石直言,以前联电是用牺牲获利,来换取营收成长。

未来,联电不参与先进制程竞争,不再跟进投资7nm技术,要靠成熟制程把规模比他更小的公司挤出去。

根据2017年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发布的国内最新集成电路产业榜单,和舰芯片在全国半导体制造公司中排名前十。


但和舰芯片和联芯集成目前的位置相对尴尬。联电及联芯集成28/14nm竞争力并不强,2018年第二季度,和舰芯片的28/14nm的营收为新台币70亿,占总营收的18%。联芯集成在获得厦门政府的补贴强援,采取低价抢单政策。

和舰芯片在2015年盈利新台币20亿的情况下,2016年竟然亏损新台币7亿。在全球8寸铝制程产能紧张的情况下,公司在2017年回归盈利新台币7亿。

根据联电的规划,此次和舰芯片所筹资金一部分用于扩充和舰芯片8英寸1万片的月产能,预计2019年第二季度完成;一部分用于改善联芯集成的财务结构。未来联芯集成的月产能将从1.7万片扩增至2.5万片,对于联芯集成来说,资金压力颇为巨大。而且二期启动将更加考验资金实力。

值得注意的是,有16年发展历史的和舰芯片已经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拥有稳定的客源。和舰芯片与国内多家龙头半导体企业达成长期良好的合作,如北方华创、亚翔集成等。

同时,和舰在选取上游IC设计公司客户方面极为严苛,公司必须具有设计和行销能力。但合作开始后,和舰会为客户提供全套服务,除了完整的设计支持外,还包括帮助客户安排在中国的封装和测试,这为和舰带来稳定客户和订单的同时,也因此形成了半导体设计、生产、封装、测试的良性生态体系。

联华电子CTO刘启东在股东会上也提到,推动上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要留住相关人才。

藉由在科创板的申请上市,可以通过配股的福利来留住人才,也稳定员工的流动性。据悉和舰芯片2017年的人才流失率超过15%,若能够提供一个跟股权挂钩的奖励机制,必定有助于留住人才。

中国芯片制造行业尚处在成长时期。在这个时期中,有更多家芯片制造厂商相继在制程工艺上取得一些大的技术突破,会推进中国芯片制造行业更快发展。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风险提示: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相关热词搜索:自己的操作

首页++消费金融 > 正文